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当涂OK论坛

恒生【阳光城】一万购三房,幸福不用等。 中国移动1元畅打300分钟

图文大播报

查看: 5462|回复: 0

跨国诈骗 成功案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19 13: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马刑终字第00007号
            原公诉机关和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甲,女,出生于吉林省梅河口市,满族,无业,住吉林省梅河口市。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江某甲,男,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含山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程某甲,女,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仁厅,安徽长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甲,男,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乙,男,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袁巍,江苏天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乙,男,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中非,江苏天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丙,女,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连江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金凤涛,安徽华冶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杨丽,安徽华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胡某甲,男,出生于福建省永定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永定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林晓彬,安徽吴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胡某乙,男,出生于福建省永定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永定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含山县看守所。
            辩护人庄光先,安徽吴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吕某,男,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辩护人宋晓琼,安徽姑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吕某乙,男,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辩护人徐晓梅,安徽姑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程某,男,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籍木林,安徽江某甲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江某乙,男,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骆臣飞,安徽国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黄小茹,安徽国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某丙,男,出生于吉林省梅河口市,汉族,无业,住吉林省梅河口市。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某甲,男,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俊刚,江苏天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于某,男,出生于吉林省榆树市,汉族,无业,住吉林省榆树市。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辩护人何柳枝,安徽华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朱某,男,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何某甲,女,1986年3月2日出生于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布依族,无业,住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董某,女,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辩护人唐丽萍,福建三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段某,男,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汉族,无业,住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含山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李某甲,男,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柳秉东,福建三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陈某丙,男,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闽侯县。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7年7月31日被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08年6月27日被减刑释放;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含山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鲍某,男,出生于福建省永泰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永泰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胡某丙,男,出生于福建省永定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永定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李某乙,男,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汉族,无业,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王某甲,男,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汉族,无业,住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含山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林某丙,男,出生于福建省仙游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仙游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杨某甲,男,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汉族,无业,住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余某,男,出生于福建省古田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古田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曾某,男,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含山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杜某,女,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清市。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2014年12月2日被和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甲,女,出生于福建省南安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福建省南安市。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2014年12月2日被和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徐某,男,出生于江西省宜春市,汉族,无业,住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10月21日被江西警方抓获,同年10月25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和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林某丁,女,出生于福建省拓荣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拓荣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林某乙,女,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马鞍山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卢某,女,出生于福建省古田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古田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2014年12月2日被和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龚某,男,出生于福建省光泽县,汉族,无业,住福建省光泽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当涂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何某乙,男,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无业,住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2014年12月2日被和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冯某,男,出生于吉林省德惠市,汉族,无业,住吉林省德惠市。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2014年12月2日被和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王某乙,女,出生于辽宁省抚顺市,满族,无业,住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9月3日被中国和柬埔寨警方抓获,同年9月13日被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2014年12月2日被和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和县人民法院审理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王某甲、鲍某、江某甲、胡某丙、程某甲、李某乙、陈某甲、王某甲、陈某乙、王某乙、林某丙、杨某甲、陈某丙、余某、曾某、胡某甲、胡某乙、杜某、吕某、王某甲、吕某乙、徐某、程某、林某丁、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林某乙、于某、卢某、龚某、朱某、何某乙、何某甲、冯某、王某乙犯诈骗罪一案,于2014年11月26日作出(2014)和刑初字第00105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王某甲、江某甲、程某甲、陈某甲、陈某乙、王某乙、陈某丙、胡某甲、胡某乙、吕某、吕某乙、程某、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于某、朱某、何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2年以来,台湾籍“明哥”、“鸿哥”等人在柬埔寨金边市组织了针对中国大陆公民的电信诈骗犯罪团伙。该犯罪团伙组织严密,成员分工明确。“明哥”、“鸿哥”、“阿宽”等人系团伙的组织者、指挥者,负责租赁场地、招募成员并提供作案工具,几名台湾籍“大姐”负责团伙成员的技能培训,成员分为“一线”、“二线”、“三线”,共同接听、回拔大陆公民电话,实施诈骗。
            该犯罪团伙通过事先获取中国大陆公民的联系方式,由电脑手利用电信技术手段向中国大陆地区不特定多数人群发送语言电话,其内容称:“您有一张传票,需在指定时间,到法院领取”。遇有电话回拔,则由“一线”人员接听并冒充被害人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谎称被害人名下信用卡在异地透支,中院即将通过划拔被害人存款的方式对被害人强制某。当被害人对异地透支表示异议时,“一线”人员即称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可能在异地被冒用,建议被害人到案发地公安机关报案,让公安机关为其出具“备案证明单”厘清此事。当被害人表示认可但对异地报案又存困惑时,“一线”人员称可以通过“法院的内线110报案系统”将被害人联线到案发地的公安机关直接报案。在骗取被害人的信任后,“一线”人员将电话转至“二线”。“二线”人员冒充案发地公安机关的办案“警员”和“科长”,在询问被害人报案具体事项后,以报警内容需要处理为由,要求被害人暂时将电话挂断,后“二线”人员通过电脑手将呼出电话设置为案发地公安机关的固定电话,回拔到被害人电话上,在“二线”人员的要求下,被害人通过114查询台查询该号码确系公安机关号码后,即丧失了警惕性,对“二线”冒充的警察身份信以为真。通话中,“二线”人员将手机内存的警笛铃音设置为通话过程中的背景音乐,并利用其他成员串、帮对话,伪造公安机关的办案现场,让电话另一头的被害人如临其境。在充分获取被害人的信任后,“二线”人员以需对被害人进行电话备案笔录为由进一步对被害人进行洗脑。期间,“二线”人员称查询到了被害人名下多张信用卡涉嫌洗钱犯罪,办案机关已对其发出逮捕令并由被害人所在地公安机关对其执行,对被害人进行恐吓,使其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当被害人辩解并寻求解决办法时,“二线”人员趁机套取被害人的家庭、财产和银行帐户等情况,并称案情重大,只有中央派下来的检察官或专案组领导才有权处理,遂将电话转至“三线”。“三线”人员冒充检察院或专案组领导,以案情特别重大,被害人所面临的刑事责任特别严重为由,进一步对被害人进行精神恐吓,作案过程中,“三线”人员始终与被害人保持通话,并称该案系中央督办的二级保密案件,禁止被害人与外界联系,防止暴露真相。在进一步对被害人实行精神强制后,“三线”人员以对被害人财产进行核实、比对、公证某,诱骗被害人向某诈骗团伙控制的帐户转帐或汇款,趁机骗取被害人的钱财。2013年4月14日,“明哥”、“鸿哥”犯罪团伙采用上述手段诈骗了安徽省和县居民圣明琴人民币6347000元。
            自2013年3月起,董某、段某等四十名被告人先后加入“明哥”、“鸿哥”设立于柬埔寨金边市95街的诈骗团伙。段某代号“柒”,担任“三线”,同年3月10日前开始实施犯罪;胡某丙代号“钱”,担任“二线”,同年3月10日前开始实施犯罪;徐某代号“马”,先后担任“二线”、“三线”,同年3月10日至7月8日在团伙实施犯罪;陈某丙代号“超”,担任“二线”,同年3月11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李某甲代号“楚”,先后担任“二线”、“三线”,同年3月14日前开始实施犯罪;陈某乙代号“金”,先后担任“一线”、“二线”,同年3月14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杨某甲代号“意”,先后担任“一线”、“二线”,同年3月14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李某乙代号“过”,先后担任“一线”、“二线”,同年3月15日前开始实施犯罪;董某代号“宣”,担任“三线”,同年3月18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王某甲代号“杰”,先后担任“一线”、“二线”,同年3月18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王某甲代号“幺”,先后担任“一线”、“三线”,同年3月24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程某甲代号“步”,先后担任“一线”、“三线”,同年3月26日前开始实施犯罪;鲍某代号“星”,担任“二线”,同年3月29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江某甲代号“南”,担任“二线”,同年3月29日前开始实施犯罪;陈某甲代号“枫”,担任“二线”,同年4月17日前开始实施犯罪;胡某甲代号“辉”,担任“二线”,同年4月26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杜某代号“杜”,担任“一线”,同年5月7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王某乙代号“勇”,担任“一线”,同年5月8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林某丙代号“政”,担任“一线”,同年5月9日前开始实施犯罪;陈某丙代号“妹”,担任“一线”,同年5月13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曾某代号“伦”,担任“二线”,同年5月23日前开始实施犯罪;胡某乙代号“蛇”,担任“二线”,同年5月27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王某甲代号“美”,担任“一线”,同年5月28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江某乙代号“贵”,担任“二线”,同年6月5日前开始实施犯罪;余某代号“城”,担任“二线”,同年6月19日前开始实施犯罪;吕某代号“修”,担任“一线”,同年6月29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程某代号“牛”,担任“一线”,同年6月9日前开始实施犯罪;吕某乙代号“莱”,担任“一线”,同年7月1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林某丁代号“琪”,担任“一线”,同年7月2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王某丙代号“鹤”,担任“二线”,同年7月11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林某甲代号“泽”,担任“一线”,同年7月29日前开始实施犯罪;于某代号“浩”,担任“一线”,同年7月30日前开始实施犯罪;卢某代号“鹰”,担任“一线”,同年8月3日前开始实施犯罪;龚某代号“坤”,担任“一线”,同年8月4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林某乙代号“雨”,担任“一线”,同年8月7日前开始实施犯罪;朱某代号“朱”,担任“一线”,同年8月25日前开始实施犯罪;何某乙代号“平”,担任“一线”,同年8月25日前开始实施犯罪;何某甲代号“佳”,担任“一线”,同年8月28日前开始实施犯罪;冯某代号“平”,担任“一线”,同年8月31日前开始实施犯罪;王某乙代号“艳”,担任“一线”,同年8月31日前开始实施犯罪。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13年3月,该团伙采用上述手段骗取了被害人吴某135000元、李飞3500元、徐仲兵28000元、江万翠43000元、唐梅霞12300元、包望珠13000元、张霞1800元、汪静3900元、明丽15000元、孙玲玲23100元、郭丽30900元、刘真160000元、刘玲玲1800元、张曼7200元、李建凤170000元、江群543900元、刘川源30000元、陈丽芳179900元、黄家兰21800元、闻双双31200元、许丽丽9700元、刘安春9500元。以上22名被害人被骗共计1474500元。
            2、2013年4月,该团伙采用上述手段骗取了被害人杨某109100元、刘华37000元、秦春燕21300元、陈晓錞9900元、余建忠3700元、李转润200000元、郭素清114000元、邓明英140000元、张蓉蓉9500元、车峰48400元、朱立琴297800元、肖廷均42500元、李革梅9500元、黄文英20000元、李桂银288500元、郝焕30900元、马秀云54300元、刘顺根13800元、胡忠玉379900元、陈秀雁25100元、郭惠芳17200元、赵文霞7500元、余秉江7700元、吴红霞45700元、江敏99900元、杜有三40000元、徐欢欢26300元、丛丽30000元、伍小艳1100元、陈依娇49900元。以上30名被害人被骗共计2180500元。
            3、2013年5月,该团伙采用上述手段骗取了被害人蔡某67700元、赵希彬40100元、谢玮127900元、张静386100元、余中玉155000元、黄海燕135000元、金廷梅68900元、王金兰25000元、焦静雅306900元、孔琼18700元、柏渐明130600元、戴云42200元、张振娜61500元、宁良梅43800元、庞雪波424200元、王玉红10000元、武群英49100元、钟丽媚45000元、彭圣梅11000元、胡伶俐778600元、卿周平498000元、安宁42800元、王敬190000元、周冰63900元、尹惠萍18700元、张国霞51000元、禹凤英45000元、吕爱力173700元、陶文静5600元、周宜桂25000元、周笑平2200元、聂四新49900元、余珍宁6100元、王丽13200元、张榕9900元、秦艳7000元、鲍连群15000元、柏铁丽18600元、徐方14100元、罗娟17200元、李刚191100元、罗梅兰11100元、孟庆玲3300元、秦玉珍16900元、吴杰3000元、石云霞90000元、滕飞翔50000元、张庆侠100000元、张晶19700元。以上49名被害人被骗共计5232800元。
            4、2013年6月,该团伙采用上述手段骗取了被害人张某155000元、陈华凤170000元、李新淮24200元、胡秀华2800元、宁正跃16000元、尤三红900元、王玉霞24900元、唐得桂7900元、奂圣梅41500元、周容69000元、李雪萍1300元、张明霞44200元、赵冬梅28700元、高洪霞29800元、谢荷秀120000元、王秀芬220000元、储婷婷34700元、王来礼69800元、金东爱25400元、杜金凤49900元、于洪玉28000元、吴国军9800元、魏俊杰21900元、许广杰11900元、褚国林15000元、张富兰41400元、刘佩剑9700元、孙沂波14800元、乔中田5300元、李素梅496100元、赵志霞262100元、李俊芳128800元、吴黎娟36300元、夏春富9800元、李世俊100000元、黄晴晴1900元、顾文亚82100元、陈道敏70000元、周乐乐1800元、张葛明2700元。以上41名被害人被骗共计2485800元。
            5、2013年7月,该团伙采用上述手段骗取了被害人曾某1800元、翁宝花479200元、杨情1600元、马艳玲54100元、陈丽媚70000元、吕炼7600元、何向红20400元、李亚平13700元、孟艳61000元、周振海214900元、姬梦云5000元、王怀森250000元、刘素莲120000元、夏泠清1000元、吴海燕3900元、桂月月8300元、董晓敏61200元、王正新68400元、王慧148000元、陶光远50000元、王梅14900元、赵素银3800元、周卫东45000元、赵斌30000元、刘秀娟46500元、李德钊100000元、张绍娟8200元、陈樊浩10000元、郭宏148700元、王连凤543800元、潘延华4000元、范锦才5100元、李小娟7500元、童梦捷1800元、周刘云14800元、梅志刚171000元、张书奎18000元、肖兵梅8000元、何玉斌35000元、张健472000元、秦乐7300元、李军19300元、柴杏梅8900元、吉丙雨24400元、王新兰5100元、王郡32100元、汪昌11700元、王金连17600元、李珍3300元、凌粉2200元、刘洋洋4400元、马菲43000元、庞卫燕3200元、李辉449100元、王翠霞2657100元、戴春平38000元、王芳59000元、陈爱琴70000元、朱海波10100元、殷帅31600元、许有萍14800元、朱玲80000元、王雪宇265200元、吴瑞英224100元、杨杨1100元、王育玲35000元、郭银芝14700元、许德英70000元、安书卿10000元、王志芳23000元、吴秀玲47400元、严粉兰7500元、李改玲205000元、包琴海180500元、王君18500元、张红艳3800元、韩志波760800元、左名英49900元、姚韦玲8700元、夏云菊48700元、杜国生56200元、晏华先50000元、刘玉华4900元、从炜27600元、韩丽贤82000元、高团会18300元、李志祥20000元、李敏8600元、华敬民104000元。以上89名被害人被骗共计9265900元。
            6、2013年8月,该团伙采用上述手段骗取了被害人高某62000元、张梅桂1900元、郝全红9900元、陈远会18000元、李华菊27700元、岳长平280000元、张新中1700元、陈成1200元、武素贤30000元、赵晓漪8300元、许天恩45000元、史立秦44900元、殷静500元、汪秀梅34900元、侯士安300000元、鲁玉凤13000元、伍仪17000元、李锡平6200元、吴小霞48600元、杨粉红20000元、宋秀芹2100元、刘忠正20000元、蔡勇7400元、王洪真195000元、仇敏9600元、姜俊杰2700元、孙爱秋109000元、陈占华76000元、钱桂红2700元、周秀敏21000元、王霞50000元、祁兆芳2100元、李生英3200元、朱为社18200元、郭鸽110000元、宋满萍500元、张信70000元、刘玉凤21400元、谭红芹37300元、李前淑35000元、马兰英30700元、孟秀芹2300元、孙黎红170200元、孙淑英20200元、王海燕3600元、张盈盈12800元、王海琴49900元、李娜99800元、方向焕4100元、李祥华140000元、史成宏80000元、孙艳75000元、刘合良49500元、陈丽华14200元、葛建荣50000元、赵九梅50000元、周林20000元、徐倩10200元、李静静13600元、曹杨19900元、李美青79700元、陈荣辉145000元、薛青萍3000元、刘丹丹85900元、单东海7000元、袁佳红316000元、刘美红235000元、刘永华60000元、高芝友130000元、张小俊700000元、李权69700元、杨丽娜50000元、甘凤池110000元、刘小芳20000元、陈慧华33700元、夏斯萍9500元、王平53800元、石亚玲118800元、方明27700元、陈慧兰50000元、代茂林40000元、张雪梅18000元、孙冬梅120100元、张红梅7600元、施菊翠4000元、段先荣15100元、彭娟25600元、陆红蔚4400元、程燕莉98700元、张鸿云1200元、李林霖3000元、陈玉新10500元、高志菊320000元、孙晶玮9600元。以上98名被害人被骗共计5807600元。
            7、2013年9月,该团伙采用上述手段骗取了被害人刘某142800元、叶爱萍40000元、张亚红13900元、张乃霞21400元、李遂芹70000元、赵慧琴2900元、余培英4900元、于艳萍3900元。以上8名被害人被骗共计299800元。
            至同年9月3日案发之日,“明哥”、“鸿哥”犯罪团伙共诈骗大陆公民300多人,累计数额3000余万元。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王某甲、鲍瑞峰、江某甲、李某乙、程某甲、胡某丙、陈某甲、王某甲、陈某乙、王某乙、林某丙、杨某甲和陈某丙十七人参与数额为2000余万元;被告人余某、曾某、胡某甲、胡某乙、杜某、吕某、王某甲、吕某乙、徐某、程礼斌、林某丁和江某乙十二人参与数额为1000余万元;被告人王某丙、林某甲、于某三人参与数额为600余万元;被告人林某乙、卢某、龚某三人参与数额为500余万元;被告人朱某、何某乙二人参与数额为200余万元;被告人何某甲一人参与数额为100余万元;被告人冯某、王某乙二人参与数额为30余万元。
            案发后,本院汇同公安机关冻结并扣押了被告人徐某、江某甲等人的银行帐户,冻结并扣押了各被告人为转移赃款而冒用张梅香等人的名义在银行开设的帐户,查获赃款共计人民币约80余万元。检察机关向本院移交了徐某被扣押的人民币45300元、美元985元。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程某甲、王某甲、陈某乙、王某乙、杨某甲、余某、吕某、吕某乙、徐某、程某、林某丁、江某乙、林某甲、林某乙、于某、冯某均退出赃款50000元;被告人林某丙、杜某、卢某均退出赃款80000元;被告人王某甲退出赃款61000元;被告人何某乙退出赃款90467元;被告人朱某退出赃款63113元;被告人王某乙退出赃款51200元;被告人江某甲退出赃款13500元;被告人曾某退出赃款20000元。
            原判根据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程某甲、王某甲、陈某乙、王某乙、杨某甲、余某、吕某、吕某乙、徐某、程某、林某丁、江某乙、林某甲、林某乙、于某、冯某等人的供述,证人姚某、许某甲、许某乙、翁某的证言,被害人吴某等的陈述及相关单某远程勘验工作记录、董某等人的业绩本、诈骗集团2013年3-9月份诈骗情况、鉴定、勘验的光盘、安徽省公安厅电子数据鉴定中心皖公电鉴字(2013)077号鉴定书,抓获经过,辨认笔录,柬埔寨金边市95街电信诈骗窝点的平面图、现场照片、现场人照片、移送物品清单及物品照片,扣押物品清单等证据认定上述事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王某甲、鲍某、江某甲、胡某丙、程某甲、李某乙、陈某甲、王某甲、陈某乙、王某乙、林某丙、杨某甲、陈某丙、余某、曾某、胡某甲、胡某乙、杜某、吕某、王某甲、吕某乙、徐某、程某、林某丁、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林某乙、于某、卢某、龚某、朱某、何某乙、何某甲、冯某、王某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拔打电话等电信技术手段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其中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王某甲、鲍某、江某甲、胡某丙、程某甲、李某乙、陈某甲、王某甲、陈某乙、王某乙、林某丙、杨某甲、陈某丙、余某、曾某、胡某甲、胡某乙、杜某、吕某、王某甲、吕某乙、徐某、程某、林某丁、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林某乙、于某、卢某、龚某、朱某、何某乙、何某甲犯罪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冯某、王某乙犯罪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除陈某丙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以内再故意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属累犯外,其他各被告人均属初犯、偶犯,且各被告人均在“明哥”、“鸿哥”等人组织、指挥的情况下进行,应均属从犯,同时可以根据认定的各被告人参与的犯罪数额,退赃表现,分别对各被告人从轻、减轻处罚。其中杜某、王某甲、卢某、何某乙、冯某、王某乙的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并经社区的调查,对上述六名被告人宣告缓刑对六名被告人所在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可对上述六名被告人适用缓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董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二、被告人李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三、被告人王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四、被告人鲍瑞峰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五、被告人段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六、被告人陈某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七、被告人胡某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八、被告人李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九、被告人陈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被告人陈某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一、被告人胡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二、被告人胡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三、被告人江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四、被告人程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五、被告人王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六、被告人陈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七、被告人曾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十八、被告人王某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十九、被告人王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二十、被告人杨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二十一、被告人余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二十二、被告人林某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二十三、被告人吕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二十四、被告人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二十五、被告人江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
            二十六、被告人林某丁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二十七、被告人林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二十八、被告人林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二十九、被告人吕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被告人程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一、被告人于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二、被告人朱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三、被告人龚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四、被告人何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五、被告人杜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六、被告人王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七、被告人卢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八、被告人何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三十九、被告人冯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四十、被告人王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四十一、被告人徐某被扣押的人民币45300元和美元985元予以收缴,并发还被害人;被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冻结的银行账户上的款项追缴后,并发还被害人;予以责令各被告人退赔且已被追回的赃款,发还被害人。
            四十二、被公安机关扣押的徐某的2张银行卡,柬埔寨现场扣押的35张银行卡、39本护照予以没收。
            被告人王某甲上诉提出:属一般操作人员,不是管理人员,犯罪数额也不是最高,原判量刑过重。
            被告人江某甲上诉提出:1、犯罪数额为2000余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依照个人参与犯罪数额合理量刑;2、被诱骗至诈骗公司参加诈骗,主观恶性较小,系从犯、初犯、偶犯,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程某甲上诉提出:认罪态度较好,并有实际退赃行为。被迫参与犯罪活动,属胁从犯、初犯,一审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其辩护人认为:1、程某甲在本案中起着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2、一审对程某甲诈骗数额认定有误;3、程某甲系初犯,无前科劣迹,到案后积极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应从轻处罚。一审量刑没有充分体现。
            被告人陈某甲上诉提出:是被人用欺骗、恐吓、威胁、诱惑的手段参与到犯罪当中,定为从犯不当。原判量刑过重。
            被告人陈某乙上诉提出:诈骗公司在实施诈骗前对本人有诱骗因素,系胁从犯。诈骗公司进行绩效考核以及诈骗款项比例提成,足以说明本人在此次诈骗中的实际诈骗数额。其辩护人认为:1、原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犯罪团伙的所涉案件与受害人被骗事实缺乏关联性。法院认定该犯罪团伙的涉案数额过高,陈某乙的犯罪数额认定过高;2、陈某乙系胁从犯、初犯、偶犯,原审判决量刑过重,建议法院判处陈某乙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王某乙上诉提出:1、原判部分事实不清,认定犯罪团伙的所涉案件与受害人被骗事实缺乏关联性。认定该犯罪团伙及王某乙涉案数额过高;2、王某乙系被胁迫参加犯罪,系胁从犯、初犯、偶犯,系坦白,认罪态度较好,原判量刑过重。其辩护人认为:1、指控整个共同犯罪案件诈骗数额累计人民币3000余万元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指控王某乙参与犯罪犯罪数额合计人民币2000余万元与事实不符,证据不足;3、王某乙系被胁迫犯罪,应按照其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4、王某乙系从犯、坦白、初犯、偶犯,请求对王某乙在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判处刑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陈某丙上诉提出:1、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对陈某丙参与诈骗的犯罪数额的认定错误,无论是犯罪集团还是一般共同犯罪,从犯或胁从犯也都只能对其所参与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陈某丙不应对犯罪集团在一定期限内实施的全部犯罪承担责任。陈某丙只参与了六起犯罪,参与诈骗的数额39万余元;2、陈某丙系胁从犯,认罪态度较好,原判量刑畸重。其辩护人认为:1、原判对陈某丙参与诈骗的犯罪数额的认定错误;2、陈某丙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系胁从犯,依法应按照其犯罪情节减轻或免除处罚;3、陈某丙在诈骗犯罪集团中系“一线”成员,与“二线”、“三线”人员相比所起作用相对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4、陈某丙认罪态度较好,且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胡某甲上诉提出:1、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地位较低,属于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2、一审判决认定参与诈骗金额1000万元以上,明显与事实不符,参与诈骗的金额不足100万元;3、一审判决量刑过重,根据上诉人参与犯罪的情节和金额,应当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且根据犯罪情节及平时表现,可以依法适用缓刑。其辩护人认为:1、本案诈骗团伙属于集团犯罪,应当认定胡某甲是胁从犯;2、一审认定胡某甲参与的诈骗数额1000万元以上,属于证据不足。胡某甲参与诈骗数额不到100万元,参与诈骗仅仅是数额巨大,而非数额特别巨大;3、一审判决对胡某甲量刑过重。对胡某甲应当减轻处罚并可以适应缓刑。
            被告人胡某乙上诉提出:1、一审认定参与诈骗金额1000多万元证据不足。2、原判量刑过重,依据量刑规范化的规定,根据上诉人的所有情节,应在四至五年之间量刑较为适当,请二审法院本着事实情况能改判。其辩护人认为:1、一审为认定各被告人为胁从犯不准确;2、一审量刑时更多的是考虑有没有退赃这一酌定情节,没有综合考虑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3、胡某乙具有坦白情节一审时没有考虑;4、胡某乙此次犯罪是初犯、偶犯,没有前科劣迹;5、胡某乙参与诈骗数额约为75万元,远小于1000万元;6、原判量刑过重。
            被告人吕某上诉提出:1、上诉人系从犯,依据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并结合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对上诉人应当减轻处罚;2、上诉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对上诉人应从轻处罚;3、上诉人系初犯,被胁迫参加犯罪,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4、希望上级法院能充分考虑上诉人在异国他乡孤立无援的境况下,一念之差误入歧途的事实,以及上诉人所具有的法定和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并结合退赔退赃情况,对上诉人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宣告缓刑。其辩护人认为:1、原审法院以各上诉人参与作案的时间来认定上诉人等各自的犯罪数额,从而认定吕某参与诈骗犯罪数额合计人民币1000余万元,与事实不符,且没有法律依据;2、吕某具有从犯、初犯、偶犯,有积极退赃的愿望,建议对其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吕某乙上诉提出:1、判决书认定上诉人犯罪数额为1000余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上诉人只能对直接参与的犯罪活动负刑事责任,不能对期间全部犯罪活动负责;2、上诉人胁从犯的情节应予认定;3、原审判决有期徒刑五年,量刑偏重。其辩护人认为:1、一审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吕某乙等胁从犯情节应当认定而未认定,吕某乙在本案中年龄最小,退赃及赔款5万元的情节未能体现,原判量刑畸重。建议给予吕某乙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之判决。
            被告人程某上诉提出:1、上诉人应属胁从犯,对社会危害性较小,主观恶性不深;2、上诉人系初犯、偶犯,并无前科和不良记录;3、上诉人及其家人积极配合法庭,虽然家境不好,仍积极退赔,恳请二审法院能给予上诉人一个缓刑的机会。其辩护人认为:1、本案的四十名被告人在该组织中被胁迫参与犯罪,其地位作用符合胁从犯的特征;2、对胁从或从犯应当按照其所直接参与实施的犯罪数额确定,而不是按照其进入犯罪集团的时间作为节点,对其后的集团全部犯罪数额承担责任;3、本案一审的量刑稍显偏重,未充分考虑上诉人的退赔情节;4、上诉人自愿认罪、系胁从犯、积极退赔、初犯、偶犯,没有前科和不良记录,因涉世不深而误入歧途,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减轻处罚,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对其适用缓刑。
            被告人江某乙上诉提出:1、一审认定上诉人参与的诈骗数额为1000余万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2、上诉人在本案中作用和地位较低,一审法院在判决时未能体现;3、在参与犯罪时间及实际参与数额、退赃数额相当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对于上诉人的量刑远高于同案其他被告人,对上诉人明显不公;4、上诉人积极退赔、退赃,依法应从轻处罚;5上诉人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大;6、上诉人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恳请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其辩护人认为:1、一审认定江某乙参与的诈骗的数额为人民币1000余万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认定江某乙参与诈骗的数额应以其参与的电话诈骗数额来计算;2、江某乙在本案中作用和地位较低,一审法院在判决时未能体现。江某乙在2013年3月份被招募来到在犯罪集团时,做的是厨师工作,参与接打电话时间有限;3、在参与犯罪时间及实际参与数额、退赃数额相当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对江某乙的量刑远高于同案其他被告人,此判决对江某乙而言明显不公;4、江某乙能积极退赔、退赔,依法应从轻处罚;5、江某乙在接受侦查机关的讯问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6、江某乙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大;7、江某乙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
            被告人王某丙上诉提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不公,量刑过重。
            被告人林某甲上诉提出:1、上诉人为求自保被逼无奈参与诈骗,属被诱骗、被胁迫参与,是胁从犯;2、一审判决书认定上诉人参与诈骗数额600余万元,属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3、上诉人具有诸多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一审量刑过重,恳请二审法院能够改判。其辩护人认为: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林某甲开始的代号是“航”,一直没有业绩,后有一个代号为“泽”离开,林某甲就使用了这个代号“泽”。林某甲不应对这个代号“泽”所有参与的诈骗数额负责,一审法院认定林某甲参与诈骗600余万元的证据不足;2、林某甲系胁从犯、初犯、偶犯,没有实际取得收入,并表示愿意退还被害人经济损失,建议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被告人于某上诉提出:1、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应认定为胁从犯;2、原审判决量刑过重,且有失公平,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适用缓刑。其辩护人认为:1、原判认定于某参与犯罪数额为600万余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原判适用法律错误,于某应认定为从犯;3、原判量刑畸重,且有失公平,在量刑时并没有考虑退赃情节;4、于某系上当受骗进入该犯罪团伙,本身也是受害者,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大,请求依法改判,给于某适用缓刑。
            被告人朱某上诉提出:原判量刑过重。
            被告人何某甲上诉提出:是从犯、偶犯、初犯,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量刑。
            原审被告人董某、李某甲的辩护人均认为:本案仍存在大量未查清且对案件有重要作用的关键事实,根据“疑案从轻、疑案从无,疑点利益归被告人”的刑事审判原则,本案应给予被告人董某、李某甲等人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王某甲、江某甲、程某甲、陈某甲、陈某乙、王某乙、陈某丙、胡某甲、胡某乙、吕某、吕某乙、程某、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于某、朱某、何某甲及原审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鲍某、胡某丙、李某乙、王某甲、林某丙、杨某甲、余某、曾某、杜某、王某甲、徐某、林某丁、林某乙、卢某、龚某、何某乙、冯某、王某乙犯诈骗罪的事实,已为一审判决书所列举的证据证实,所列证据经当庭出示、质证,二审期间各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未提供影响案件事实认定的新的证据,本院对原判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上诉人程某甲、江某甲、陈某甲、陈某乙、王某乙、陈某丙、胡某甲、吕某乙、程某、林某甲、于某等人及辩护人关于程某甲、江某甲、陈某甲等人被诱骗、胁迫进入诈骗公司从事诈骗活动,应系胁从犯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被诱骗至诈骗公司,进入公司后大多数人表示不愿参与诈骗活动,但后受利益诱导,接受技能培训,参与诈骗,其护照等证件虽由诈骗公司统一保管,但人身并未因此受到控制,诈骗公司以绩效考核等管理模式,引诱、促使各上诉人积极主动实施诈骗活动。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并非受胁迫参加犯罪,不能认定为胁从犯,根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次要作用和从属地位,原判认定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为从犯并无不当,故对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上诉人江某甲、陈某乙、王某乙、陈某丙、胡某甲、胡某乙、吕某、吕某乙、程某、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于某、朱某、何某甲等人及辩护人关于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对犯罪集团在一定期限内实施的全部犯罪承担责任,应依各自直接参与的诈骗金额定罪量刑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在犯罪集团组织安排下,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相互分工配合,密切协作,共同针对中国大陆地区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当有人回拔电话,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积极主动接听电话,若一线的一成员未接电话,其他一线成员会立即接上电话,为二线、三线人员作好铺垫,相互之间的互相配合,客观上已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犯罪整体,每一成员都在犯罪中起到了作用,均应对各自参与期间犯罪事实承担刑事责任。原判按参与作案的时间段认定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参与的犯罪数额,且以概数进行认定符合本案的犯罪特征及实际情况。故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某甲、江某甲、程某甲、陈某甲、陈某乙、王某乙、陈某丙、胡某甲、胡某乙、吕某、吕某乙、程某、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于某、朱某、何某甲及原审被告人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鲍某、胡某丙、李某乙、王某甲、林某丙、杨某甲、余某、曾某、杜某、王某甲、徐某、林某丁、林某乙、卢某、龚某、何某乙、冯某、王某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拔打电话等电信技术手段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其中董某、段某、李某甲、陈某丙、王某甲、鲍某、江某甲、胡某丙、程某甲、李某乙、陈某甲、王某甲、陈某乙、王某乙、林某丙、杨某甲、陈某丙、余某、曾某、胡某甲、胡某乙、杜某、吕某、王某甲、吕某乙、徐某、程某、林某丁、江某乙、王某丙、林某甲、林某乙、于某、卢某、龚某、朱某、何某乙、何某甲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冯某、王某乙犯罪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陈某丙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以内再故意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在他人组织、指挥的情况下进行犯罪,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杜某、王某甲、卢某、何某乙、冯某、王某乙的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并经社区影响评估调查,对其宣告缓刑对所在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适用缓刑。原判定性准确,根据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及退赃表现,量刑适当。各上诉人及辩护人关于原判量刑过重,请求改判较轻刑罚或适用缓刑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杨先祥
            代理审判员  林建敏
            代理审判员  谢 彪
            二〇一五年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郭振华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
             公  
            告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