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当涂OK论坛

恒生【阳光城】一万购三房,幸福不用等。 中国移动1元畅打300分钟

图文大播报

查看: 5631|回复: 0

死亡赔偿金分割判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7 08: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马民一终字第001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良超,男,1972年4月16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某地,公民身份号码X。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良好,男,1978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某地,公民身份号码X。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良海,男,1979年3月1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某地,公民身份号码X。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本英,女,1948年5月16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某地,公民身份号码X。
上述四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宋晓琼,安徽姑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凤英,女,1929年8月27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某地,公民身份号码X。
委托代理人:龚玉才(系李凤英儿子),男,1957年3月12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某地,公民身份号码X。
上诉人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因与被上诉人李凤英物权保护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当涂县人民法院(2012)当民一初字第005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宋晓琼、被上诉人李凤英的委托代理人龚玉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凤英在原审中诉称:李凤英在十八、九岁时被一男子骗到刘夏扛(音译)家做长工,因刘夏扛的妻子不能生育,刘夏扛又娶了李凤英,李凤英怀孕,当时国家政策已不允许一夫多妻,为此刘夏扛还受到了处罚,李凤英被迫离开刘夏扛到江心乡陈祖五(已去世)家生活,不久生育一男婴,婴儿满月后即被送到刘夏扛家,取名刘贤甫。刘贤甫自13岁时听说李凤英是他母亲后即与李凤英来往。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系刘贤甫的儿子,张本英系刘贤甫妻子。刘贤甫于2012年6月13日在当涂县永固水泥制品厂(以下简称:永固水泥厂)工作时不幸死亡,永固水泥厂共赔偿50万,除去已用去的丧葬费用5万元,尚余45万元,李凤英作为刘贤甫的生母,应分得9万元,扣除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分两次所给付的1万元,尚应给付8万元,故诉请判令四被告给付其刘贤甫的死亡赔偿金8万元。
原审审理查明:刘荣风与何同兰结婚后未生育子女,刘荣风又娶了家里的长工李凤英,后因当时国家已实行一夫一妻制,李凤英离开刘荣风家,几月后李凤英生育一子即刘贤甫,刘贤甫出生后不久交由刘荣风、何同兰抚养。刘贤甫与张本英系夫妻关系,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系刘贤甫之子。刘贤甫于2012年6月13日在永固水泥厂工作时不幸死亡,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与永固水泥厂签订赔偿协议,由永固水泥厂赔偿刘贤甫因工伤亡的赔偿款(包括被扶养人生活费、工亡赔偿金、丧葬费、供养直系亲属抚恤金)50万元,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于2012年6月18日收到了永固水泥厂给付的赔偿款50万元。刘良超与刘良海分二次给付李凤英8000元、2000元。
原审另查明:刘贤甫因工伤亡后,其亲属及所在村委会的书记杜本凤参与了与永固水泥厂协商赔偿的事宜,刘贤甫的亲属向永固水泥厂提出刘贤甫有一生母需要赡养。
原审认为:原、被告所提供的证人证言与原审法院的调查笔录能够相互印证,也与四被告在收到赔偿款后给付李凤英10000元的行为相吻合,故可以确认李凤英系刘贤甫的生母、刘贤甫由刘荣风、何同兰抚养。
刘贤甫因工伤亡其近亲属有权要求赔偿义务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条规定,“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是指该职工的配偶、子女、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兄弟姐妹”,第三款规定“本规定所称父母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和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故李凤英作为刘贤甫的生母,可以就赔偿义务人永固水泥厂已赔付的赔偿款50万元提出分割的请求,但由于赔偿协议中未明确各赔偿项目的金额,故在分割该笔赔偿款时,应扣除已实际支付的丧葬费用及被扶养人生活费,剩余部分公平分配,同时应考虑到与死者关系的远近和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扶养关系及生活来源等因素合理分配;本案中,刘贤甫死亡后其亲属与赔偿义务人永固水泥厂商谈赔偿事宜时,已明确提出刘贤甫有一母亲需要赡养,永固水泥厂也称刘贤甫的供养亲属中也包含了刘贤甫的生母;故所赔偿的50万元中有专属于李凤英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另,李凤英虽然是死者刘贤甫的生母,但毕竟未直接抚养、照顾刘贤甫长大,故对刘贤甫因工伤亡的工亡补助金、抚恤金不应与四被告均等享有。综上,原审法院酌定李凤英可从刘贤甫因工伤亡的赔偿款50万元中分得3万元,扣除已给付的1万元,尚应给付2万元。因所赔付的50万元,已由四被告实际占有,故四被告应共同给付原告2万元。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于2013年11月15日作出如下判决:李凤英应分得因刘贤甫死亡的赔偿款30000元,扣除已给付的10000元,尚应给付20000元,由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案件受理费1800元(李凤英已交纳900元),由李凤英负担900元,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负担900元。
宣判后,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比照现行《收养法》刘贤甫与何同兰之间是事实收养关系。李凤英主张刘贤甫具有血缘关系,因而何同兰与刘贤甫的收养不成立,是错误的。二、原审法院认定赔偿协议中有专属于李凤英生活费,亦是错误的。李凤英与刘贤甫不具有任何法律上权利义务关系。刘贤甫因工死亡的赔偿金,与李凤英无任何关系。从刘贤甫工亡赔偿款组成来看,被扶养人生活费仅剩4万元,远不够张本英个人应得的生活费。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在与当涂县永固水泥制品厂谈赔偿事宜时,从未提出过刘贤甫有一母亲要赡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李凤英当庭答辩称: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公正判决。
综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院归纳二审争议焦点为:李凤英能否分得刘贤甫死亡赔偿款30000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刘贤甫因工伤亡,由其供养的亲属有权获得赔偿。《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因工死亡供养亲属是包含该职工的父母。而所称父母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和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原审中的证人证言及原审法院的调查笔录相互印证,可以确认李凤英系刘贤甫的生母、刘贤甫由刘荣风、何同兰抚养,故原审对本案事实的认定,并无不当。李凤英作为刘贤甫的生母,属于刘贤甫应供养的亲属。刘贤甫因工伤亡后,各方协商赔偿事宜时,刘贤甫的亲属向永固水泥厂提出刘贤甫有一生母需要赡养,且永固水泥厂也称刘贤甫的供养亲属中包含了刘贤甫的生母,故李凤英有权获得赔偿。原审考虑与刘贤甫关系的远近和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序,扶养关系及生活来源等因素,酌定李凤英分得刘贤甫死亡赔偿款30000元,并无不当。由于永固水泥厂已赔付的50万元赔偿款未明确各赔偿项目金额,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上诉称被扶养人生活费仅有40000元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诉讼费的负担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诉讼费1800元,由刘良超、刘良好、刘良海、张本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雍自涛

审 判 员  范秀媛

代理审判员  张茂进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温 芳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